导航 .
首页phdefault 拍卖预展phonepmhview 拍卖结果phoneresult 新闻公告phonenews

0
分享

凤凰国际17秋拍 | 尺牍流芳——各界名人致吕斯百信札专题

  来源:江苏凤凰拍卖国际有限公司 2018-01-08 14:48
10447

信札,也称书札、手札或书信,古称尺牍、尺书等。名人信札概念涵盖较宽,除了书信,还包括便条、题签等。一般来说,只有名人信札才有收藏的价值,名人可以是指当今或过往的政府官员,文人墨客,书法绘画艺术家,演艺明星等等。越是影响力大的人,越是在历史社会多个方面呈现全面影响的人,他们的信札墨迹,越受追捧。


作为最及时的实况记录,在不同的人群立场,也有着不同的价值点。名人信札的价值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它的历史价值和文献价值因为名人信札对于其作者所处时代的时事、政治、人情世风以及与友人在诗文唱和、学问探讨等方面皆有反映,可以说,从某个侧面真实地记录或反映了名人的思想、学术观点以及一些工作和生活情况,也是人们研究这一段历史和名人的重要依据。

二是他的艺术价值和欣赏价值。过去,名人书写工具都是用毛笔,千百年来,中国的文人墨客和雅士常常利用书法来寄托自己的艺术理想,发泄自己的喜怒哀乐,许多人终身以之为伴,有些人虽治他业,且不是以书法著称于世,但终身雅好书法,若以他们独具风格的书法作品而论,当一个书法家绝对是绰绰有余。因此很多名人的书法不仅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而且有着很高的观赏价值。

三是名人信札有很高的收藏价值和市场价值。书札往往可以佐证某些重要历史事件或者为这些历史事件查缺补漏,是史学中重要的一种考证方式和证据。每一通名人信札都是历史的孤本。书画家可以反复创作同一题材,但几乎不可能有人会去重复写同一封信。信札的书写如果能称为一件书法作品,代表了作者的艺术水准,价值更高。


如今现代名人书札的行情还处于起步阶段,选择收藏名人的书札信札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对象,未来几年随着人们对现代名人书札价值认识的提高,这类名人书札的价格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据不完全统计,最近几年,名人信札价格都在不断攀升。业界普遍认为,在当前的艺术品市场形势下,名人书札类依然保持坚挺,这说明了市场对兼具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的书札,有了更充分的认识,书札的价值被越来越多的藏家认可。


本次2017秋拍,汇集了张大千、黄宾虹、高二适、傅抱石、沈尹默、章士钊、丁玲、黄胄、沈鹏、吴作人等近代知名学者、诗人、艺术家的来往信札。从这些信札中,我们可以看到:张大千与日本知己,言语所流露出的款款情谊;黄宾虹致俞平伯,叹时局多艰,感体衰难负;高二适、沈尹默与章士钊之间,学术探讨与诗词唱和;丁玲、黄胄、沈鹏,书信之间的创作、生活与情趣。傅抱石、吴作人、萧淑芳、滕固等,致吕斯百信札专题,论述国画现状及大师徐悲鸿去世始末等史实;殊为难得,值得珍视。




致吕斯百专题



傅抱石(1904-1965)  致吕斯百信札

水墨纸本信札

释文:斯百吾兄:十三日,手示敬悉,辱承询问,谨奉听能知始后,手头无书,至有限也。尚希草审为敬⋯⋯以上约将清末以降之国画情形,拟个人私见之如上备奉参考,但此一时期(大约可说近五十年)为动荡变幻时期,今后如何,甚难揣测,总之今日为止,甚不易夸张有何业绩者也。⋯⋯匆匆即叩,俪安!弟抱石拜上,九月十五日。

29×20.5cm×4


清末以降之国画情形论


1944年是傅抱石教学、学术生涯的重要一年。是年8月,傅抱石晋升为中央大学师范学院专任教授;10月,《怎样欣赏艺术》列入“青少年文库”第三集由重庆文风书局出版。此前的1943年,傅抱石在学术上取得了一系列的成果,先后发表了《中国绘画“山水”“写意”“水墨”之史的考察》、《中国篆刻史论略》、《中国古代绘画概论》等重要论文,在中国美术史学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9月15日,傅抱石回复吕斯百,讨论清末民初以来国画创作之情形,阐述了自己对晚清以来绘画发展之认识。1937年7月,傅抱石所撰《民国以来国画之考察》刊于《逸经》半月刊第34期,对民国初26年间的国画创作从史的角度进行了考察,对传统的反省,对“现代性”的思考,显示出一定的忧患意识。傅抱石他对吴昌硕、齐白石、溥儒、张大千、胡佩衡、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徐悲鸿、刘海粟、方人定等在国画创作中的成就及其对中国画向前发展的影响均做了分析。而对中国画面临的问题以及如何创新走出困境,傅抱石也做了有益的探讨,并对当时中国画守旧的现状,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只有公式的陈习,没有自我的抒写”,既无“性灵”,又无“笔墨”,更无“现代性”,“中国绘画,无论如何是改进的急迫需要”,“民国以来,无论花鸟山水,还是因袭前期的传统,尽管有极精的作品,然不能说中国画有了进步”,“时代是前进的,中国画呢?西洋化也好,印度化也好,日本化也好,在寻求出路的时候,不妨多方走走,只有服从顺应的,才是落伍。”这种观点基本呈现了傅抱石的中国画改革观,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1930年代一部分中国画家对中国画改革的看法。这里,傅抱石在信中基本沿袭了其中部分论点。据信中所及“月初又得‘文运会’函属为‘伟大的中华’写《国画学》(纯思想词语)二千字”,所谓“国画学”,实即1944年11月11日发表于《文化先锋》第4卷第10期的《中国的画学》,故傅抱石回复吕斯百当时1944年9月15日。

兹将傅抱石函复吕斯百有关论述刊录于下:
1、清咸、同、光三朝国画,大处观之,虚考一二,山水、花卉,只有若干作家,如张熊字子祥、朱熊字梦泉、任熊字渭长(所谓沪上三熊)、钱杜字叔美、吴滔字伯滔(即吴待秋之父)、何维朴字诗孙、赵之谦字撝叔辈,且各享盛名,而大都山水不脱四王习气,花卉则多追明季陈白阳、沈石田,就中赵之谦以分书笔法写花卉,粗枝大叶,足为海派之先声,但赵本人多在江西,以卑官终也。人物画,有任氏一门,以任颐字伯年最胜,从陈老莲出而自具面目,洵称难能。他如吴嘉猷字友如(主绘点石斋画报有名)、吴石仙、费丹旭字子苕号晓楼(精仕女)等亦精人物者。
2、入民国后,沪上有吴昌硕字俊卿(忆为民国十二年?卒,年八十余)者,独树奇帜,风靡海内,其影响迄今犹甚。踪吴有名者有王一亭名震。在北平则有陈衡恪字师曾(民国八年?卒)、王云字梦白(民国二十年卒)、齐璜字白石(现尚在,八十余)、陈年号半丁(现在否,不明)等精花卉翎毛,以齐氏最着。自沪上吴氏卒,此老影响渐及南方也。此外萧俊贤、萧厔泉、溥儒字心畬精山水,二萧(编者按:萧俊贤、萧厔泉为一人,傅抱石先生或许笔误)皆湖人,功力深遽,溥为旗人,年方壮,擅北宋一派,今日巨腕也。
3、降至近年,画风丕变,综而论之,可得四径:(1)纯守传统,早就有成者,如张大千、吴湖帆、黄君璧及前述之溥儒皆最长山水;(2)受日本技法影响,以色彩渲染为主者,如高奇峰(忆民国二十一年卒)、剑父兄弟及其弟子容大块、方人定、赵少昂、黄少强(已故),乃至陈树人(以风景为主),皆广东人,故有“岭南派”之称;(3)撷西画精英,镕铸固有技法者有徐悲鸿及其若干弟子(如张安治、陈晓南、宗其香,将来必绍徐体系者);(4)文人一派。此派无所谓代表作家,如昔日之林纾及现在之汪东,故可目为此类,惟不以画名,适一时之兴而已。
以上约将清末国画情形,拟个人私见之如上备奉参考,但此一时期(大约可说近五十年)为动荡变幻时期,今后如何,甚难揣测,总之今日为止,甚不易夸张有何业绩者也。


吴作人(1908-1997)  致吕斯百信札一通

水墨纸本信札

释文:斯百吾兄:手书奉悉。悲鸿师之丧,实为艺术界大损失。方期病体好转⋯⋯今年夏间曾又走西北,惜未及兰皋。专致,敬礼!作人,十月廿二日。

说明:附信封。

26×18cm×2


悲鸿去世 甘肃考察


1953年9月23日,徐悲鸿白天参加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会,夜晚在与波兰艺术代表团晚宴时突发脑溢血,送医院抢救。9月26日,徐悲鸿逝世,刚刚当选为中国文联全国委员、主席团委员的吴作人心怀悲恸,组织在中央美院设立灵堂哀悼,与同事为徐悲鸿守灵,安排悼念活动。信中称二人恩师悲鸿的去世为“艺术界大损失”。认为其逝世原因在于疲劳不胜以致旧疾复发。对于徐悲鸿的身后事简单作了交待,作出似将成立纪念馆、举办遗作展的安排。

徐悲鸿对吕、吴二人一直关照、提携有加,吕斯百对徐悲鸿的家事也介入很深,尽心关照徐悲鸿的家庭与子女,在重庆、南京,帮助徐悲鸿抚育儿女的生活。悲鸿去世,吕斯百从报上得知消息,极为哀痛。1954年他带学生去北京参观时,专程去徐悲鸿墓前祭奠,怀念恩师。

吴作人本年7月初被任命为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勘察团团长,勘察团在麦积山石窟工作三十二天,顺利完成勘察任务,获得了可靠资料。但经兰皋(即今皋兰)县,不得见斯百老友,深觉可惜。



藤固致吕斯百信札

水墨纸本信札

释文:斯百吾兄:艺专有一学生吴忠予⋯⋯亦知其有志上进也,匆匆即颂,附凤子先生函,台安并乞见复,弟固叩,十一,廿。

说明:附信封。

29×19cm


艺专往事 提携后学


1938年,国立北平艺专与国立杭州艺专合并成立昆明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滕固出任校长。1940年8月,在昆明的国立艺专未发方干民教授聘书,引起潜伏两年多的校内人事宗派及艺术观念、办学宗旨之争斗终于爆发,学生罢课闹事,滕固去职,吕凤子接任校长,艺专迁至重庆。由于原由滕固所聘教授职位被宣布无效,秦宣夫与吕斯百、常书鸿、王临乙等皆未被聘,但又因原聘书未到期,便由教育部在1941年初组织了一个“美术教育委员会”,由教育部次长张道藩兼主任委员,把这批留法画家一齐聘入其中任委员。

滕固与吕斯百在1938年“全国抗战美术展览会”中即有交集。6月6日中华全国美术界抗敌协会在武汉成立,由国民政府军委政治部第三厅发起组织。其时,国共合作,周恩来代表中共任政治部副部长,郭沫若任第三厅厅长,其目的在进步的文艺工作者,开展抗日宣传工作。该会在郭沫若主持下,举行成立大会,选举:潘天寿、吴茀之、吴作人、傅抱石、黄君璧、陈之佛、吕斯百、徐悲鸿、王临乙、汪日章、常书鸿、张善子、唐义精、唐一禾、孙福熙、倪贻德等四十三人为常务理事,汪日章为理事长,另推选蔡元培、冯玉祥、张道藩、郭沫若、田汉、陈树人、何香凝、叶恭绰、高剑父、滕固为名誉理事。并在武汉举办规模很大的“全国抗战美术作品展览会”。

信中滕固向吕斯百推荐一位好学上进的学生,辗转在艺专与中大之间,考虑成书时间应在38年至39年之间。信中并附吕凤子信函,已佚。


吕斯百(1905-1973) 致李慕唐手迹

水墨纸本手稿

释文:慕唐同志:天逸来信告我,他们的艺术概论讨论将于近日结束,但他那边领导要他留下参加改编工作,要一个月的时间⋯⋯一切等你来信。此致,敬礼!斯百,1960.8.27.

25×17cm


方向端正 共筑力量


李慕唐,1945年考入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主修西画专业,授业于吕斯百、傅抱石等画界大家,1949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后任南京大学第一任党总支书记、党组书记。自1957年吕斯百回南京后,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兼系主任。吕斯百致信慕唐,告诉他无逸的艺术概论讨论将于今日(廿一)结束,但领导要无逸留下参加改编工作,想慕唐定会同意这一光荣使命。

吕斯百信中说自己不在校,希望慕唐多费心于系内之事。同时对生活上的事也加以关照。吕斯百因参加党小组扩大会议一直驻留北京,天气常雨,尤为惦念下月的油画创作,希望回院后立即着手进行。询问秦宣夫的近况,并赞素描教研组的修正大纲方向端正,共筑力量。


吴作人、萧淑芳 致马光璇明信片

水墨纸本卡片

签名:新年大吉!萧淑芳,吴作人。

说明:附信封。

11.5×34cm


马光璇(1914-1996),(吕斯百夫人),江苏无锡人,南京大学外语学院西语系法语专业教授,九三学社社员,1933年进入比利时比京大学读书,1934年去英国继续深造。1939年,她开始在重庆广播电台工作,从事编辑和对外法语广播工作,报道抗日新闻。1942年进入重庆国立艺专任法语副教授,一九四四年进中央大学外语系任副教授。1949年起为南京大学外语系法语副教授,1978年晋升为教授。法语根底扎实,文学基础深厚,灌制了全国第一张法语语音唱片,翻译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凤凰国际17秋拍


预展时间:2018年1月19-20日

拍卖时间:2018年1月21日

展拍地点:南京维景国际大酒店

(中山东路319号)

咨询电话:025-83650708

15295500790(嵇)


长按或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凤凰国际拍卖官方微信

微信号:fenghuangpaimai



联系我们 拍卖细则 送拍登记 新闻资讯 拍卖预展
Desktop Site
  • 您要改变网站显示语言吗?
  • 确定
  • 取消
  • 3秒后自动关闭
  • 提示
  • 加入收藏失败,请手动进行添加
  • 操作失败请手动添加!
  • 您确定退出吗?
  • 添加好友选择分组
  • 添加关注选择分组
  • 附加信息选填(45字以内)
  • 确定删除这条回复吗?